栏目导航
香港六开彩管家婆彩图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香港六开彩管家婆彩图 >
当年曼联的暮尼黑空难是怎么回事;好象还和那个球队结怨了是哪个
发布日期:2019-10-08 14:42   来源:未知   阅读:

  还记得“曼联空难”吗?1958年2月6日,曼联在欧洲冠军杯1/4决赛中淘汰了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兴高采烈地踏上了返乡路程,可这却成了一场死亡之旅。飞机在慕尼黑加油之后,在风雪中两次起飞都没有成功,最终坠毁,8名曼联球员及教练丧生。10年后,曼联杀入了欧洲冠军杯决赛。在温布利大球场,曼联4比1大胜葡萄牙本菲卡队,慕尼黑空难的3名幸存者博比查尔顿、比尔福克斯和格雷格参加了这场决赛,查尔顿还攻入了第一球。赛后他久久地伏在草地上,用绿草擦拭自己的泪水……在领奖台上,博比查尔顿等队员纷纷割破中指,将鲜血滴进冠军杯中,然后倾洒在绿茵场上,以告慰那些故去的人的亡魂,可以说,半个世纪前的“空难”造就今天更加强大的曼联俱乐部。不过说到底,这些是欧冠无价的精神财富,也是巨大的无形资产

  1958年2月6日,一个令亿万球迷心碎的日子。曼联在欧洲冠军杯1/4决赛中淘汰了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兴高采烈地踏上了返乡路程,可这却成了一场死亡之旅。飞机在慕尼黑加油之后,在风雪中两次起飞都没有成功,最终坠毁,23名乘客在空难中丧生,其中包括8名曼联球员,还有俱乐部秘书长克里克默、教练惠里、训练员库里及8名随行记者。 在死亡的8名球员中最受球迷崇拜的是邓肯.爱德华兹,外号“美洲豹”,身受重伤的他被送到医院抢救了15天后,最终没能逃过死神的魔爪,死于肾衰竭。他当时只有21岁,如果能活下来,他很可能已成为英格兰历史上最伟大的射手。死去的人中还有托米.泰勒,当年身价最高的球员,身价为29999英镑。天才的队长罗杰.拜恩也死于这场浩劫中,他和布兰奇弗勒是最早的两名“Busby babes”。10名幸存的队员中,布兰奇弗勒和强尼.巴里伤势严重,终生不能踢球。 特.巴斯比身上多处骨折,但幸运地活了下来。他清醒后向妻子询问弟子们的情况,他每念一个名字,爱妻便哭着摇着头或点头来告诉此人是生还是亡,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情。邻床的博比.查尔顿默默无语,他暗中咬牙,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要用冠军杯来祭奠这些死去的英灵。 为了曼联的复兴,空难的幸存者们强忍悲痛,用血泪和着汗水立即投入了工作。昔日曾在曼联队踢球的队员纷纷赶来效力,空难后曼联的首场比赛是足总杯第5轮对谢菲尔德星期三队,上场阵容中除了福克斯和格雷格两名老队员外,其余全是替补和青年队员。他们一进场,全场观众就报以热烈的掌声。曼联队同仇敌忾,以3比0获胜。此后他们一路闯进足总杯决赛,但在决赛中负于博尔顿队。在1958年的冠军杯半决赛首回合中,曼联在球迷的助威声中仍然以2比1战胜了AC米兰,捍卫了老特拉福德的荣誉,只是在客场失利。此后曼联积极地培养新秀和招兵买马,许多英雄也为他们的精神所感动,从四面八方投至曼联旗下,其中包括后卫坎特威尔、前锋丹尼斯.劳和乔治.贝斯特等。巴斯比说要花5年重建球队,1963年5月,他的苦心经营得到了报偿,曼联夺得了当年的足总杯冠军,这是慕尼黑空难后曼联首次夺冠。1964年,在联赛和杯赛中共进46球的丹尼斯.劳被评为欧洲足球先生。1964/65赛季,新生的曼联队终于夺回了英格兰联赛冠军。1966年,博比.查尔顿和曼联队友斯泰尔斯、约翰.康纳利一道为英格兰夺得了世界杯,而查尔顿也成为当年的欧洲足球先生。1966/67赛季,曼联队再次成为联赛冠军。众人齐心合力,不足十年光景,曼联又一次焕发出勃勃生机,成为无坚不摧的足坛劲旅。 1968年5月29日,在慕尼黑空难整整10年后,巴斯比带领他的新孩子们终于捧起了欧洲冠军杯。在温布利大球场,曼联面对尤西比奥领衔的葡萄牙本菲卡队,在大将丹尼斯.劳做手术缺阵的情况下,经过加时赛以4比1大胜对手。慕尼黑空难的3名幸存者博比.查尔顿、比尔.福克斯和格雷格参加了这场决赛,查尔顿还攻入了第一球。赛后他久久地伏在草地上,用绿草擦拭自己的泪水。巴斯比也老泪纵横,和查尔顿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他们终于完成了对死者的誓言。巴斯比把这尊曾经为之付出生命和血的代价的冠军杯高高举起了8次,每举一次就念一声10年前死去的球员的名字,全场观众随声万众鼓掌。博比.查尔顿等队员纷纷割破中指,将鲜血滴进冠军杯中,然后倾洒在绿茵场上,以告慰那些故去的人的亡魂,倘若爱德华兹等人泉下有知,也会瞑目了。 1968年,才华横溢的乔治.贝斯特和博比.查尔顿分获当年欧洲足球先生第一、第二名,马特.巴斯比则被英女王授予爵士称号。1969年1月,完成了历史使命的巴斯比爵士宣布赛季结束后辞去主教练职务,退隐江湖。这位60岁的苏格兰老人谢绝了球队的挽留,当他离开老特福德之日,10万余人夹道为他送行。他带走的仅仅是一个爵士头衔和满身的伤痕,留下的却是众多金灿灿的奖杯,和无法用金钱计算的精神财富。 1993年4月底,曼联在时隔26年之后重夺英格兰联赛冠军。在颁奖前的主场比赛中,当19岁的吉格斯以一记漂亮的左脚任意球为曼联的这场庆祝会锁定胜局时,电视镜头给了贵宾席上84岁高龄的巴斯比爵士一个大特写,他快乐的笑脸就象个看着孙儿撒欢的慈详祖父。他终于又一次看到了曼联捧起联赛冠军奖杯。1994年1月20日,巴斯比爵士安详地离开了人世。他的神奇甚至在他去世后似乎仍在延续。1999年5月26日,曼联在诺坎普球场凭借补时3分钟的神奇大逆转完成了三冠王伟业,当曼联球迷们为这一奇迹尽情欢呼时,有很多人都会记得,这一天也正是巴斯比爵士的90岁冥寿。也许正是他的在天之灵在冥冥中保佑着曼联,保佑着这支曾在慕尼黑风雪之夜遭受了最黑暗时刻的球队,又在慕尼黑球队身上神奇地登上了辉煌的顶峰!巴斯比和曼联队永不言败、坚韧不拔的精神将永远地流传下去。风雪中的噩梦旅程 文字转载自: 《体坛周报》1998年1月20日C3版 编者按:下文出自1998年出版的书《曼联的最后一趟航班》 (摘译自《Totalsport》杂志1998年2月号)。 【引子】在1957年的圣诞节凌晨,46岁的戴维.金被噩梦惊醒,他站在卧室的窗前,眼盯着窗外被雪覆盖的马路,回忆着噩梦里的情节—— 他乘坐在一架正待起飞的飞机里,飞机发动了一次又一次,但就是升不了空。引擎的轰鸣声越来越大,突然,万籁俱寂。不知过了多久,他站在雪地里数尸体,一具、两具、三具……数到第23时,他又从头数起。在以后的6周里,金不断地做着这种使自己战栗而又迷惑不解的噩梦。也许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将要发生?这个噩梦是不是空难的预兆?他开始记录自己所做的梦,将自己所能回忆起的情节写在一个本子里。作为私人秘密,他甚至没有把这一切告诉自己的妻子。但是,在1958年2月6日的晚上,他公开了自己的日记。这年,从德国传来的消息充斥了报纸的版面,广播和电视也播个不停。令人震惊的事实是,43天来,金竟然成了曼联队慕尼黑空难的“目击者”。 金是一个,与他的妻子及女儿住在伦敦和雷丁之间的一个小镇上。他当时是一个制造消防用品的工人,既不是球迷,对飞机也知之甚少。但在圣诞节和新年期间,他多次做着几乎一模一样的噩梦:自己坐在飞机上,然后是数尸体。更令人称奇的是,元月初的一天,他醒来后脑子里充满了一连串奇怪的字母。他在日记里写道: “……勋爵B……”我不懂这是什么,也记不起梦里是否梦到过,但脑子里一直存在这样的字母……还有“ALEU”几个字母也一遍又一遍地出现。 Lord Burghley 1958年1月14日,6万多名曼联球迷目睹了主队在老特拉福德球场以2比1击败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红星队,这是欧洲冠军杯1/4决赛的第一回合。第二回合将于2月5日在贝尔格莱德举行。按原定赛程,曼联队将于2月8日和狼队交锋,这场比赛将决定哪知球队成为本赛季的英格兰甲级联赛冠军。因为时间紧张,曼联队租赁了英国欧航公司的一架47座双引擎飞机,这架飞机被成为伯利(Burleigh)勋爵(对应于上述噩梦中的“勋爵B”)号,机号为G-ALZU,曼联全队以及11名记者将乘坐这架飞机去贝尔格莱德。 这一周对曼联队来说可谓多灾多难。上个星期六,俱乐部主席乔治.惠特克在观看阿森纳队对曼联队的比赛中因心脏病突发而死亡,因为他的心脏承受不了5比4战胜对手而带来的激动。同时,曼联队队长罗杰.伯恩受了伤,主教练马特.巴斯比只好通知左后卫本特替补参赛。 记者中有一位是原曼城队和英格兰队的守门员斯威夫特。他和巴斯比一起在曼城队踢过球,而且是本世纪第一位以守门员身份担任英格兰队队长的球员,这时他已是《世界消息报》的体育记者。 星期一早晨,飞往贝尔格莱德的这架飞机就因薄雾和霜冻延期起飞,也许这对巴斯比和他的队员来说就是一个凶兆。因为正好在一年前,曼联队作为参加欧洲冠军杯的第一支英格兰球队在半决赛中被皇家马德里队击败后从西班牙返回时,机场里的跑道也被雪覆盖,经过机场人员和全体队员的清扫后,飞机才得以安全起飞。 1958年2月5日于贝尔格莱德 这次,巴斯比率领了17名年轻队员去比赛。星期二下午,他宣布了参赛队员名单,其中生于曼彻斯特的罗杰.伯恩已从伤病中恢复过来,仍以队长身份去参战。其他知名队员有:21岁的埃迪.科尔曼和马克.琼斯、18岁的摩根斯(他是最年轻的队员)、博比.查尔顿、维奥勒、托米.泰勒(他是当年身价最高的球员,身价为29999英镑)、福克斯、斯卡姆隆和邓肯.爱德华兹。 这时的曼联队正处于全盛时期,而球迷们最为崇拜的是爱德华兹。21岁的爱德华兹身高体壮,号称“美洲豹”,17岁时就被选入英格兰队,到目前为止仍然保持着本世纪入选英格兰队年龄最小的记录。当时他已代表英格兰队参赛15场,有望和其他数名曼联队队友一起参加1958年瑞典世界杯。 星期二晚上,曼联队客场以3比3战平贝尔格莱德红星队,以5比4的总比分打入半决赛。星期三早晨,全队赶到贝尔格莱德机场。飞机预定在慕尼黑加一次油后,在当天下午返回曼彻斯特。飞机机长是雷蒙特,他曾是皇家空军战斗机飞行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曾一次连续击落两架德国战机。 飞机接近德国领空时,天气越来越糟,机翼上甚至结了冰,但在机舱内,谁也没有注意到天气的变化,队员们兴高采烈地玩着扑克。 球员们正登机准备返回曼彻斯特 下午2点17分,飞机降落在慕尼黑机场,乘客们出来作短暂休息,机场人员给飞机加了3300升燃油。这时雪下得越来越大,温度接近摄氏零度。3点19分,雷蒙特通知控制塔:“609 Eulu【周刊注:应为Zulu,原文有误】 Uniform(该机的呼叫号),准备起飞。” “在飞机加速中,引擎声音不平稳,压力计的指针摇摆不定,”另一名驾驶员泰因回忆说。在节速只达到105节——低于起飞速度120节时,雷蒙特大声喊道“取消升空”。 曼联的守门员格雷格与罗杰.伯恩同座。“看到他脸上的恐惧时,我也怕得不得了。”格雷格后来承认。“罗杰胆量很大,不是那种会因害怕而祈祷的人。” 两位驾驶员同时认为,故障是因为燃油和空气混合不足引起的,它造成引擎转速不匀。飞机又重新回到跑道上,准备第二次起飞,这一次雷蒙特决定慢慢地打开风门。当起飞速度达到85节时,左舷压力指示计又摇摆不定起来,机长不得不又一次取消升空,飞机重新回到机场,全体乘客下机等候。 当队员们走出飞机时,大雪弥漫,雪水已冻成冰碴。后卫比尔.福克斯后来回忆说:“当我下了飞机后,我一直在想天气为什么这么冷。第二次起飞失败后,大家的情绪都有些不对头,但还都保持着冷静。” 爱德华兹登机前发的电报 ALL FLIGHTS CANCELLED FLYING TOMMORROW DUNCAN 大多数人认为,这趟飞行可能要取消了。爱德华兹找到英国欧航公司服务台,准备给自己的房东发一份电报:“航班取消,明日返回。” 两位飞行员和慕尼黑机场的一位工程师就故障问题讨论了20分钟,然后决定再次飞行。38位乘客惴惴不安地又登了机。格雷格很不情愿地看着服务员给他拴上安全带。“这一次我实在感到不安,我想开上几句玩笑,但看到坐在我身旁的约翰尼.贝里的脸色,到嘴的玩笑话又咽了下去。”贝里旁边坐的是左后卫威兰和格雷格,贝里对着威兰嘟囔着说:“我们大家都活不了了。” 飞机又重新到了跑道尽头,这时是下午4点03分。雷蒙特慢慢地打开风门,准备让飞机全速前进。机速很快达到105节,当机速达到117节时,泰因报告的代号是“V1”,也就是说,在此速度下,取消升空已不可能。 就在飞机头部抬起的时刻,机速指针又掉回到112,然后又掉到105。雷蒙特喊道:“老天啊,我们完蛋了。”在一旁一直观察仪表盘的泰因通过雪花飞溅的机舱玻璃朝前看去,只见飞机冲向一座房子和一棵大树。 在空难中丧生的托米.泰勒与记者罗斯 在54秒钟内,这架飞机跑完了1900米长的跑道,撞开了机场的防护栏网,穿过一条田间小路,冲进了一座房屋。这时机舱后翼分裂开来,前舱还向前冲出数十米,掀开了一座幼儿园的屋顶,将旁边的许多树木连根拔起。这时,机场控制塔已向消防救生队报了警。 就在第一辆救援车达到时,漏出来的燃油着了火,将幼儿园看门人一家困在被飞机撞毁的房屋里。从机舱后翼里抛出了许多残缺不全的人体,而有些人竟奇迹般地被救活了。 巴斯比这时还很清醒,支起身子用手捂着疼痛的前胸,布兰奇弗勒躺在一滩水洼中,身上压着伯恩的尸体。飞机碰撞的冲击力将他的衣服撕成碎片。 “我的头被重重地击了一下,好像是后脑勺裂开了一样。”格雷格回忆说,“突然间一片沉寂和黑暗,再过了一秒钟我看到了光线,我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他没有系安全带,从断裂的前舱中爬了出来。格雷格发现斯卡姆隆伤得很重,连忙替他解开了安全带。在另一处,他发现博比.查尔顿和维奥勒躺在一个水坑里,一点声息都没有,他以为他们都死了,但仍然将他们从水坑中拖了出来。 在机组人员中,靠后门坐的一个机组人员当场死亡。机长雷蒙特被困在驾驶舱中,双腿不能移动,救护人员花了5个小时才把他救了出来。而泰因和其余的机组人员却奇迹般地只受了轻伤。 媒体密切关注空难消息 这时是下午4点12分,也就是事故后的第8分钟,慕尼黑罗切德萨医院穆瑞教授桌上的电话铃响了,他在听到电话后,竟然连一句连贯的话都说不出来。就在他赶到一楼的急救中心时,第一批伤员也到了。大部分伤员都昏迷不醒,走不动的全都用毛毯裹着。即使未昏迷的伤员也有些人连自己的名字都说不出来。医院不得不给他们临时起个德国名字,巴斯比被登记为“阿道夫”,受伤很重的爱德华兹被称为“彼特”。 穆瑞是一个出色的外科大夫,也是一个优秀的组织者,他精湛的医疗技术和对急救的处理能力,救活了许多重伤者,其中包括巴斯比。18年前(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这位教授在敦科尔克的海滩上就救活了许多英国士兵的命,而且因为他坚持将英法伤兵和德国伤兵同等对待而受到党卫队的威胁。当时,党卫队警告说他再这样做就毙了他。 在伦敦,BBC电台新闻厅的电传机嗒嗒地响个不停:紧急,紧急,慕尼黑:曼联队死于空难。 21分钟以后,在广播二台4点30分的简明新闻中,首先播发了这条震惊英国的灾难:“英国欧航消息说,乘飞机从南斯拉夫返回的曼联足球队在慕尼黑机场起飞时失事。据英国欧航发言人说,大约25名乘客和机组人员丧生。”在11名记者中,有8人丧生,其中包括绰号为“大蜥蜴”的斯威夫特;在全部44人中,有21人当场死亡,其中包括7名曼联队队员和3名俱乐部官员。 【尾声】在死亡人员名单公布以后,金的梦也成为新闻,但他的数字与官方公布的数字不符,他对此感到庆幸。但到了2月21日,英国当时最有前途的球员爱德华兹因伤重而死于医院,22天后,机长雷蒙特也未能幸免。金的日记也就成了此次慕尼黑空难悲剧的脚本。 永远的Busby Babes 贝克汉姆: 《我的故事》节选 老特拉德福德球场到处可见巴斯比先生当年塑造的那支青年近卫军的踪迹。当你首次进入老特拉福德球场时,赫然映入你眼帘的是一座马特.巴斯比爵士的纪念雕像和一座著名的钟, 那座钟的指针定格在1958年2月6日3点过4分,那一刻正是曼联队在客场与贝尔格莱德红星队的欧洲冠军杯四分之一决赛后返回途中在慕尼黑机场附近撞上暴风雪的时刻,当时绝大部分机上人员遇难。在慕尼黑空难中逝去的著名球员有邓肯.爱德华兹、杰夫.本特、大卫.佩格、托米.泰勒、埃迪.科尔曼、马克.琼斯、里亚姆.惠兰和球队队长罗杰.拜恩。很难想像如此可怕的悲剧对曼彻斯特联队后来者带来的影响。这些死去的英雄为我们树立了一座丰碑,每一个曼联的新生代都要努力面对,这并不容易。于是,人们不可避免地将我们与这支青年近卫军作比较。 老特拉福德已装修一新,巴斯比爵士雕像永远矗立 只有当你成为了曼联大家庭的一员,你才能真正懂得这些逝去的亡灵对俱乐部意味着什么,当你想到邓肯.爱德华兹在短暂的职业生涯中取得的成绩以及那时人们对其天赋的推崇时,你肯定会对他的悄然离去感到震惊,现在我比他大两岁,当时他却在空难后被重伤夺取了年轻的生命。我看着他的那些遗照,我能想象他能成为多么优秀的球员。如果飞机不出事,他肯定能出现在1958年的世界杯赛上,他甚至还会参加1962、1966、1970年甚至更多的世界杯赛,如果他们还活着,曼联队和英格兰队肯定能获得更多的荣誉。 爱德华兹在年仅21岁时就取得那么多的辉煌成就,如在今天,他将成为多么伟大的球员啊!现在的小伙子们--吉格斯、内维尔兄弟、尼基.巴特、斯科尔斯和我经常会不由自主地谈起那支青年军,在全国为他们的足球天分惊奇时,他们中的一些人将成为什么样的杰出人物实在无法知道。有人可能认为90年代的小伙子们也对人们产生了重大影响,但我们不会无知到自夸自己能取代他们的位置。那是一支不同时代的不同球队,我想目前由年轻球员组成的曼联队和50年代那支球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Busby Babes庆祝进球 1998年我观看了一部早期的纪念巴斯比青年近卫军四十周年的纪录片,它让我开始懂得他们的不幸逝世对大众意味的是什么,当我看到那时候的年轻球员们脸上的蓬勃朝气、他们给曼联带来胜利时的兴奋以及作为第一支英格兰球队征战欧洲赛场时的英姿,我开始对他们肃然起敬。 这部纪录片不仅展示了俱乐部的历史对人们的重要性,而且还有1957年欧洲冠军杯四分之一决赛次回合与毕尔巴鄂竞技队比赛时的精彩场面,当时有6万观众观看了这场比赛。那支球队的中坚主力是多么地年轻。他们肯定从足球运动中获得了许多快乐,看起来他们和现在的我们有着相同的冒险精神。 对那些追随曼联多年的球迷来说,看曼联队的比赛给他们带来无穷的欢乐,甚至可以与他们喜得贵子相提并论。对此,你能说些什么呢?我们近年来逐渐明白,夺得欧洲冠军杯是多么地重要,我们从骨子里有一种激情驱使自己变得更棒、更强大。巴斯比军团在其巅峰时期,当他们取得许多惊人成绩时,却失去了完成比赛赢得冠军杯的机会。弗格森绝不会让我们在前进的道路上休息, 他总是给我们制定新的目标,告诫我们不能满足过去取得的成绩,无论干什么事都没有值得自满的资本,否则我们不会达到胜利的彼岸。 1999年2月6日晚上在与博尔顿队比赛前,我去了曼彻斯特大教堂纪念馆,在这里我经历了一生中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从那时至今,那里发生的一切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留在我的记忆深处。那天晚上我见到了邓肯.爱德华兹89岁的老母亲,那场面实在令人心碎。当她走向烛光前,这种悲伤的情绪一直笼罩着我。与此同时,博比.查尔顿做了一番富有激情的演讲。看着年老的他,我很难相信他幸运地从那次事故中幸存下来,并成为曼联和英格兰出色的足球大使。之后,比赛开始了,那同样也是一个不可置信的场面。赛前,我们在更衣室里交谈着该如何表现,赛前我们集体默哀一分钟。可以说,赛后博尔顿队的球迷对我们的出色表现交口称赞。我知道他们中一些人以前对我做了许多非常恶心的攻击,但那天下午他们绝对完美极了,整个国家都为之赞叹。 邓肯.爱德华兹的老母亲 鲍比.查尔顿向死难队友献花 当我们站在球场中央默哀时,我们认为自己应手搭在同伴肩上,但当我们跟着鲍比.查尔顿戴着八个花环走进场时,我们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需要那么做。最后,我们自发地互相拥抱在一起。作为队友和朋友,作为曼联的一部分,这种做法不仅是友好的,更有一层象征意义。 默哀,向巴斯比军团致敬 对那时的曼联年轻球员的家人而言,当他们亲人的贝尔格莱德之旅未能返回家时,你永远不可能完全懂得他们有多悲伤。我们代表曼联一线队获得欧洲冠军杯冠军,在欧洲足坛领导先进潮流,今儿飞到这,明儿飞到那,这意味着我们能有更深的理解。 从一开始,你能感觉到冠军杯对我们每人意味着什么。自1968年以来,曼联队就再也没有击败其他欧洲球队问鼎冠军,但是每个曼联球迷都坚信,一旦主教练把这项目标纳入自己的计划,他总能成功地实现这一夙愿。尽管在以前的赛季中距离那块奖牌非常近,弗格森也从不给我们那种急于夺冠的印象,怕增加我们的心理负担,不过,我们很容易猜出他的雄心和抱负。在慕尼黑空难后,马特.巴斯比先生率领整支球队重新崛起,直至最后举起欧洲冠军杯金杯,创造了一个曼联时代、红魔神线年后,我能想象弗格森的夺冠欲望有多强烈。同样球员们也是如此,当我们回看过去那支伟大的曼联队,特别是60年代伟大的丹尼斯.劳—贝斯特—博比.查尔顿时代,我们意识到自己将延续这一伟大传统。 我们在欧洲冠军杯赛中遇到许多问题,我敢肯定40年前的巴斯比童子军遇到了同样的问题。我知道时代和观念改变了,但我认为目前曼联新生代的小伙子能成为足球文化的一部分,尽管我与巴斯比童子军相比还有差距,但我们会努力工作以赢得人们的尊敬。许多普通的小伙子希望象我们一样功成名就,我欣赏这种积极向上的追求。我希望每一个人知道我们是尽职尽责的职业球员,踢球对我们意味着生活的全部,我们因为兴趣而踢球,接着各种荣誉才会接踵而至。这是我的观点,也是曼联每一个人的观点。 永不言败——曼联与巴斯比爵士的信条 也许成功缘于我们首先把精力集中在足球上,这样我们才能获得许多荣誉。在曼联我们的精神和理解力达到了高度统一,踢球仅仅是为了提高球艺,而当我们成功时,我们也赢得了许多的东西。你不能把荣誉摆置在享乐上。是的,我知道荣誉是伟大的,但除非你准备为自己的追求而努力工作,你是不会从这个世界上取得什么东西的。 曼联的精英们都全身心地努力工作,从不忘记自己仅是球队的一部分。如果你认为自己很牛,比其它同伴要好得多,那么你完蛋的时刻就到了。我想你会说我们现在做得棒极了,要知道,那归功于许多不同的因素。尽管随着时间的不断消逝, 巴斯比永不言败的精神仍然深深地影响着我们, 虽然是不同时代的人,我们却有着相同的想法,相同的理念,这种精神在那个年代帮他们渡过困难,也把我们带入新的曼联时代。(梓凌 译)

  博尔顿。当时全英格兰联赛赛前为死难者默哀,博尔顿主场非但不举行仪式,上万名观众还双臂张开做飞机装来进行嘲讽。由此博尔顿和西北地区的球队,尤其是曼联结下深仇

  慕尼黑空难发生于1958年2月6日,载着英格兰足球联赛球队曼联职业球员、球迷及随队记者的英国欧洲航空公司(British European Airways,即现在的英国航空公司)第609次航班空速“大使”型(Airspeed Ambassador)专机“波利勋爵号”,在西德慕尼黑机场积雪的跑道上第三度尝试起飞时失败撞毁。机上44名乘客及机组人员当中23人罹难,罹难者包括8名曼联球员及3名职员。当时全英格兰联赛赛前为死难者默哀,而博尔顿主场非但不举行仪式,上万名观众还双臂张开做飞机装来进行嘲讽。由此博尔顿和西北地区的球队,尤其是曼联结下深仇